眠夏

【授翻/SKAM】留下来 (一)

REDforall:

原标题:Stay


来自:SKAM


配对:Even Bech Næsheim/Isak Valtersen


分级:适宜13岁以上人群阅读


警告:无


作者:allyasavedtheday


翻译:REDforall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31993


授权截图:






注:写于第三季第八集后




第一章




他没有和Sonja一起去警局。她让他离开,他也因为极度紧张之后的震惊而和她吵了一架。他没有再回宾馆——他知道他不能。


 


手指在电话联系人Eskild和Jonas之间犹豫不决,最后拇指还是按在Jonas的名字上。就在他发出被哽在胸口压抑许久的啜泣声时Jonas马上问他在哪儿,连中间Jonas磕磕碰碰挪到床尾的时间都没有。


 


晚上他住在Jonas的房子里怎么都无法入睡。除了一些简单的询问,Jonas没有再让他说话。而他的思绪也一直飘到储物室。因为那句“我要是在那些没有精神病的地方生活的话,应该会快乐许多”。因为Even临走时所说的那句有些事情的节奏太快了。操。操。这操蛋的人生。


 


他这么做的后果就是让Even觉得他什么话都不能说,必须要把它深藏心底。为什么自己在讲之前不能他妈的好好想想?


 


夜里他花了一大半的时间去说服自己Sonja是对的,他应该要离开Even。他有史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是这么的没用。


 


可之后他又花了一个清晨的时间告诉自己要留在Even身边。在储物室里的那些话都是假的,他无意伤害Even。要知道,他们是如此的契合,他适合Even,Even也适合他。他们在一起时每一个笑容都会洋溢着甜蜜的气息,每一次触碰都会让彼此心跳加速,每一句话都会在无形中更加确定对方是自己的生命中的另一半。


 


关于他们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他没有给Even发短信,而是发给了Sonja,尽管他心里并不想和她说话。


 


-现在他正在家里修养,他的父母也陪在身边。让他好好休息吧,Isak。(sonja)


-我只是想确定他是否安然无恙?(isak)


-他会好起来的,如果没有发生这些事的话。只要你离他远远的,我想这对你们两个都有好处。(sonja)


 


此刻Isak的心中充满了矛盾。一方面他知道Sonja比他在Even身边待的时间更久,她明白怎么做才是对他最有帮助的。另一方面他清楚地记得上周六Even说的每一个字。现在他可能有点明白当时Even告诉他Sonja那么做是要控制他的意思了,她是在提放他。而那时候他的回答是——


 


只有你才能体会自己的感觉。


 


如果Even亲口让他离开的话他会照做。


 


最终Isak决定去Even的家,尽管在此之前他从未见过Even的父母。在他敲了门之后,他的母亲却以Even暂不见客为由想要让他离开。


 


“您能不能告诉他我在这里?”他请求,言语中的担忧显露无遗,还夹杂着一丝焦虑。“如果是他让我走的话,我会接受并且马上离开。所以您可不可以通知他一声,求您了。”


 


她对眼前的这个年轻小伙上下打量了一番才从门边姗姗离开,到Isak知道的Even房间里去。他觉得时间走的很慢,慢到他开始惊慌起来,忍不住把虚掩着的门打开。终于她出来了,带着犹豫的神情。


 


“他的房间在左手边的第二个。”她说。Isak在经过她的时候连忙朝她点点头,抑制住自己想要跑到他房间的冲动。


 


他走进Even房间的第一感觉就是昏暗。上次他来这里的时候还是亮堂堂的,太阳透过窗户照射进来,让一切都变得明朗开来。可是如今窗帘被拉上,房间看上去比之前要小得多。他的目光被Even衣柜上粘着的画吸引了一会儿。随后把视线移到了阁板上。


 


他透过木质夹板的小细缝看到了Even的双眼,突然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变得有些吃力缓慢了。


 


“Halla。”他的嘴巴有些干燥,连字都不能完全正确地说出。发生了一些Even自己都没反应过来的糟糕的事——他静静地低头看着Isak。


 


Isak关上身后的门,朝前走了两步。现在他们离得近了一些,他能看清Even的脸庞。他全身被毛毯包裹着,只有一撮柔软的头发和苍白憔悴的神情暴露在空气中。


 


Isak又往前走了两步来到阁楼。身高优势让他足以看到木质栏杆和Even的双眼。“我能上来吗?”他轻声问道。


 


在Even点头前,像是注视了Isak一个世纪那么久。


 


Isak脱掉鞋子,爬上楼梯,看着Even朝后挪了挪位置贴到了墙边。因为是单人床的缘故没有太大的地方,所以Isak把自己放进Even为他留出的空间。


 


他们没有相互触碰,但他们共享了一个枕头。Isak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开诚布公过。


 


“你觉得怎么样?”他用近乎耳语的音量问道。眼下不适合任何高分贝的声音出现。


 


“我不知道。”Even过了一会回答,长时间不开口发声有点困难。


 


Isak叹了口气,尝试性地伸出一只手抚上Even的下颚。“对不起。”


 


Even的眉毛非常轻微地皱了一下,这是Isak进门以来看到第一个反应。“为什么?”


 


“为我那天在储物室里说出的话道歉。”他把话摊开,喉结上下浮动,他逼迫自己要继续说下去因为Even的表情开始变化了。“我从来都没有那个意思——我不是说我们会那样。”


 


“那样我一点也不会开心,”他继续道,“但是和我妈妈的话有些,真的有些困难。将来有一天我会全部都告诉你。如果你想听的话。在我搬出来之前事情就已经糟糕透顶了。所以我当时说出来的话只是想……表达我剩余的愤怒。”


 


Even透过双眼凝视着他,Isak觉得他可以把手放到Even的头发上了。“我很难过让你认为你不能告诉我真相。”


 


Even低下眼帘又重新把视线回到Isak身上。“是不是Sonja告诉你的?”


 


Isak点点头,拇指扫过Even的下颚线与脖颈的交界处。“你会解释给我听吗?”


 


Isak捕捉到Even动了动喉咙。现在他只想紧紧地把他拉在身边。于是他伸手将他拉入怀中。眼前脆弱无助的Even一点也不像他熟悉的Even。但是没关系,他可以等,因为任何急躁的动作都会使Even更加支离破碎。


 


“爱人好累。”Even咕哝了一声。Isak一听到这几个字,心一下子就被抽紧了。


 


他往前挪了下身体让他们的额头靠在一起,手指温柔地伸进他的头发来安抚他。“不管怎样让我来试一试吧。”


 


Even动了一下,微微抬起身,比先前更亲昵地依偎在Isak的胸前,把自己的脸埋进他的颈窝,一只手从毛毯下面伸出来攀上Isak的腰际。他的手揪紧Isak的连衣衫,紧到Isak确信他肯定是觉得自己会消失。


 


“没事了。”他亲吻Even的头发安慰。他的一只手轻轻拍了拍Even的背,随后回到Even后颈。


 


他静静地听着Even的倾诉。他断断续续地说着。讲到他因为被诊断出病情而必须停课后特别想念学校的时光,讲到他换学校的原因,讲到Sonja,起初她无微不至地照顾精神紊乱的他让他错误地以为她是自己的命中之人,后来才发现比起女朋友的角色,她更像是他的保姆。说话的过程中会出现长时间的停顿,有时他的声音会颤抖。不过Isak并没有打断他,耐心地听他把话说完。


 


“我很抱歉。”Even沉默了一会说道。


 


Isak皱了皱眉,手停在原先梳理Even头发的地方。“因为什么?”


 


“现在不是你想要的结果。”Even轻轻说道,近乎不可闻的声音从贴在Isak肩膀上的嘴巴里传出来。


 


“我就是想要你。”Isak反驳道。往后靠了靠,身体向下移动到两人同一视线。


 


Even好像不敢期待Isak说出真话似的看着他。所以他上前在Even的额头留下一吻。


 


“我能不能和你在这里待一会?”听上去有些似曾相识。几周前Even在Isak的房间问过相同的问题。但这次他没有说永远,因为这对于Even来说要求太高了。他觉得如果可以这样待一会就足够了。


 


Even点了点头,鼻子随意又亲昵地擦过Isak的鼻子。这动作如此熟悉自然,让长舒一口气的Isak忍不住想流泪。他们会好起来的,以后也会好好地活下去,一切都会好转起来的。


 


“能帮我入睡吗?”Even轻轻地问道。


 


Isak点头,挪动他的后背,让Even的头靠在他的胸前。Even转动身体拉出毛毯盖在两人的身上,左手覆在Isak的手上。


 


当Even调整好毯子重新回到他的胸膛前,Isak十指紧扣地拉着他。过了一会终于听到Even的平稳的呼吸声,他靠在Isak身上的部分变得有点重。


 


他不知道其他时空里的Isak和Even们过得怎么样。但至少在这个时空,他们都安然入睡了。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88)

  1. BeVryREDforall 转载了此文字
    只要你也只能是你的在一起
  2. 眠夏REDforal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