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夏

【授翻】黄色窗帘(一)

REDforall:

原标题:yellow curtains


来自:SKAM


配对:Even Bech N/æsheim/Isak Valtersen


分级:适宜13岁以上人群阅读


警告:无


作者:daggertattoos


翻译:REDforall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597194


授权截图:





 


梗概:Isak醒来注意的第一件事就是窗帘。黄色的窗帘。


是啊,在Isak来之前他就知道有这样的窗帘。而在某一刻他醒来的时候,颜色又变了。白色的窗帘,以及身边没有那个人。


或许之前醒来的Isak是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他看到的窗帘是黄色的,世间万物都是美好的。




译:这是作者第一次写同人,潜力巨大。故事属于旧梗新用,而且用的很巧妙。题材角度是平行时空,但又不仅仅是到另一个新的时空,后面似乎还是会回到原本的世界,具体怎样估计要等到故事发生到后半段才能揭晓。心急的小伙伴可以去看已经完结的原文,更有味道哦~可以的话请给作者一个kudos ^^ 另外结局是HE~


 







我可以和你永远待在这里吗?我可以吗?


可以。


 


Iska醒过来注意的第一件事就是那些窗帘。它们是黄色的。这有点奇怪,因为据他所知他的窗帘应该是白色的。除非有人在他熟睡的时候进来调换了窗帘。还有一个可能是,这里不是他的房间。但是除了窗帘,他的海报正贴在墙上,他的书本堆放在课桌上,他的衣服散落在地板上,他的床单盖在床上。噢,还有一个人睡在他旁边,手臂搁在他光裸的腰上,耳边是轻柔的呼吸声,熟悉的气息环绕着他们。突然,他转过身低头——


 


Even。是他的Even。


 


Isak理了理思路,他敢肯定他是住在这里。但在某一刻他醒来的时候颜色又变了。窗帘是白色的,身边也没有人。而他孤身一人正是因为Even已经离开了他,只留下一张纸片以及枕头上残留下的属于他的气味。可是现在,不知怎么地Isak又回到了这里,又回到这一刻。这次,他的身边还有Even。


Isak努力保持镇定,他怕自己一动,Even就会消散在稀薄的空气里,窗帘也会变成原来的白色。可是这次动的是Even,手臂紧紧箍住Isak的身体,他被吓得地叫出了声。糟糕,Even现在因为听见声音醒过来了,抱着Isak伸展了四肢。他的头凑过来用鼻子在   Isak的肩膀上蹭了蹭。然后睁开惺忪的双眼。


 


“早安,”用他那沙哑低沉的晨音说道。语气很温柔,而Isak在听到的同时几乎要控制不出地抽泣起来。


 


“早安,”他本来也想这样回答他,但是Even往后挪了一点的举动打断了他。Even此刻明亮的双眸扫视着Isak脸上每一寸肌肤。


 


“你还好吧?”他关心地问道。Isak所能做的就是点头。他害怕自己一开口,事情就会朝着糟糕的方向发展。


 


Even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很明显不满意他的回答。“你现在这副表情不可能没事。”


 


“什么表情?”


 


Even模仿着Isak的表情,皱着眉头撅着嘴巴。“就是这个表情,”他取笑道。他的手伸向Isak的头,一边拇指抚平因皱眉而浮现印迹,一边轻声地笑着。然后在他刚刚按压的地方送上一吻。“你知道吗,如果你再这么做的话,皱纹就要找上你了。”


 


Isak讪讪一笑。他的心脏已经在胸腔里高速跳动了不止一百万次。但现在他仍旧不知道原因。可能是他自己,可能是Even让他内心焦虑不安,也可能是那个见鬼的精神疾病。这里的Even,在他床上的Even,坐在他身边的Even也许就在发病。Isak忍不住问道:“我以为你不会睡觉?”


 


Even上扬了一下眉毛,脸上露出了滑稽的表情。“为什么我不会睡觉?”


 


“因为……睡觉是……死亡的兄弟?”Isak犹豫不决地回答,每个字从他嘴里吐出来都是那么的艰难。


 


Even茫然地盯着他看,一脸搞笑的神情消失了。这一秒Isak忽然觉得是不是他要走了,是不是自己把事情搞砸了。但是Even又咯咯地笑起来,夸张地摇着头,问道:“你他妈的在讲什么,Lssy?这话也太抑郁消沉了吧,你不觉得吗?”


 


这不是你说的话吗。Isak想这样回答,可Even没给他机会。他跳下床——Isak的床——他的动作是如此的熟练自然,就好像以前早就做过了千百次。他在地板上随手拿了一件短袖套在自己的头上,然后朝门口走去,在他快要捏住门把手的时候。


 


“等一下!Even!”Isak慌乱地跳下床,他快步追上已经在半个门外的Even,拉住他的胳膊,试图把他拉回到房间里。“你他妈的想做什么?”


 


Even奇怪地看着他,眼睛在他和Isak的手臂上巡视了一遍。


 


“我要去刷牙啊?”


 


“为什么?”话一出口Isak就发觉这有多愚蠢,他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


 


还好Even只是笑了笑,从Isak的怀抱里抽出他的手臂,朝浴室走去,Isak紧随其后,两人挤在狭小的空间里。他关注着Even的一举一动,看着Even把牙膏挤在两个牙刷头上,蓝色的那个是他自己的,另一个他从来都没见过,不过估计是Even的,因为他看见Even把手上的牙刷塞进了嘴里,并且把另一个牙刷递给了他。好吧,这里为什么会有Even的牙刷?Isak靠在墙上,一边缓慢地刷着牙齿,一边好奇地看着他,脑子里一片混乱,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Even似乎注意他的不寻常。因为他一漱口就能瞥见Isak,他离开水池。“Isak?”


 


“嗯?”


 


“你在看我。”


 


Isak撅着嘴,走到水池前检查了下自己的嘴巴。“不,我没有,”他避开Even的眼睛,含着漱口水含糊地说道。


 


Even从后面靠近他,他的背贴着他的胸膛,他的下巴抵在Isak的肩膀上,他的双臂把Isak紧紧地围在身前。Isak意外地发现他们两人是如此地契合。“不对,你就是在看我,”他看着镜中Isak的眼睛说道。


 


“我……”剩下的话语淹没在了Even的亲吻当中,他一路顺着Isak的脖子啃咬着他的肌肤,一直描绘到他下巴优美的弧线。当他正想离开的时候,Even的手抚上他的脸,把他慢慢地转向自己。在Isak还不完全明白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时,Even就吻上了他。


 


他任由Even亲吻他,任由他的手揉他的头发,任由他把自己按在墙壁上。他就这么让Even随心所欲地吻着,直到他的膝盖快要支撑不住自己,直到他无法呼吸。他用力地推开Even,把手抵在他的胸膛拉开一点距离。Even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地笑着正要走开。


 


“对不起。”他在Isak的唇上啄了一下。“真的对不起。”他微笑着,又啄了一下,一下,再一下。


 


“Even,”Isak有些呜咽,但他什么话也没说,相反他努力地在脸上扯出一个笑容。Even嘟哝着细不可闻的抱歉,在他朝门外走去前偷了最后一个吻。Isak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可实际上,那个方向可能只是厨房,还有会见到他的室友们。但是Isak此刻有些晕眩,根本没空去注意那些。他的后背依旧倚靠在墙上,缓慢地调整呼吸,唇上还留有Even的体温。


 


看啊,这好像是Even,味道一模一样,可这不是他。不可能是他。因为他的Even已经离他而去了。但是,这个Even又……不对。这太不可思议了。世界上只有一个Even。只有一个Isak。只有他妈的一种白色窗帘。他希望这些都不是真的。他走到水池前,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没错,这是他。这就是他,他的脸,他的身体,他的灵魂。可是除此之外,这里的一切都不属于他。这个时空也不是他的。


 


那么,这里究竟是谁的世界?


 


-未完待续-


 

评论

热度(129)

  1. 眠夏REDforall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