眠夏

c大的WAKE UP!更新第三章啦~(为什么我每次都半夜睡前才刷更新😑)前两章EVEN凭着对小天使的爱终于从昏迷中醒来啦~
结果我看到了神马!
EVEN! 失! 忆! 了!!!
EXM??!!!
我只能说看到最后的作者有话说我觉得这波狗血不到最终章撒不完😂😂😂
ps:“Why do you think Even couldn't remember Isak (and past 3+ years)?”这句把我吓尿了

推主翻译的板鸭视频内容,看完气的我原地爆炸,甜塔那天都向她们道歉并解释了她们之后还得意洋洋的骂他fake嘲笑他的痘,妈蛋什么人啊现在被骂了轻描淡写说个对不起就行咯?(并没有看出真正道歉的诚意)心疼甜塔(ಥ_ಥ)

看最新的I'M NOT A BABY看哭了⋯⋯
大魔王对情绪的把控真的太到位了
最后e神一句“Will you be my boyfriend?”让我又哭又笑
妈个鸡好想赶紧看下一章甩甜饼啊(ಥ_ಥ)
ps:好期待如果有翻译版本就好了,虽然普通阅读无压力但是谁能告诉我come face 到底确切翻译是啥,虽然我大概能猜出来233

【授翻/SKAM】留下来 (一)

REDforall:

原标题:Stay


来自:SKAM


配对:Even Bech Næsheim/Isak Valtersen


分级:适宜13岁以上人群阅读


警告:无


作者:allyasavedtheday


翻译:REDforall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731993


授权截图:






注:写于第三季第八集后




第一章




他没有和Sonja一起去警局。她让他离开,他也因为极度紧张之后的震惊而和她吵了一架。他没有再回宾馆——他知道他不能。


 


手指在电话联系人Eskild和Jonas之间犹豫不决,最后拇指还是按在Jonas的名字上。就在他发出被哽在胸口压抑许久的啜泣声时Jonas马上问他在哪儿,连中间Jonas磕磕碰碰挪到床尾的时间都没有。


 


晚上他住在Jonas的房子里怎么都无法入睡。除了一些简单的询问,Jonas没有再让他说话。而他的思绪也一直飘到储物室。因为那句“我要是在那些没有精神病的地方生活的话,应该会快乐许多”。因为Even临走时所说的那句有些事情的节奏太快了。操。操。这操蛋的人生。


 


他这么做的后果就是让Even觉得他什么话都不能说,必须要把它深藏心底。为什么自己在讲之前不能他妈的好好想想?


 


夜里他花了一大半的时间去说服自己Sonja是对的,他应该要离开Even。他有史以来第一次觉得自己是这么的没用。


 


可之后他又花了一个清晨的时间告诉自己要留在Even身边。在储物室里的那些话都是假的,他无意伤害Even。要知道,他们是如此的契合,他适合Even,Even也适合他。他们在一起时每一个笑容都会洋溢着甜蜜的气息,每一次触碰都会让彼此心跳加速,每一句话都会在无形中更加确定对方是自己的生命中的另一半。


 


关于他们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美好。


 


他没有给Even发短信,而是发给了Sonja,尽管他心里并不想和她说话。


 


-现在他正在家里修养,他的父母也陪在身边。让他好好休息吧,Isak。(sonja)


-我只是想确定他是否安然无恙?(isak)


-他会好起来的,如果没有发生这些事的话。只要你离他远远的,我想这对你们两个都有好处。(sonja)


 


此刻Isak的心中充满了矛盾。一方面他知道Sonja比他在Even身边待的时间更久,她明白怎么做才是对他最有帮助的。另一方面他清楚地记得上周六Even说的每一个字。现在他可能有点明白当时Even告诉他Sonja那么做是要控制他的意思了,她是在提放他。而那时候他的回答是——


 


只有你才能体会自己的感觉。


 


如果Even亲口让他离开的话他会照做。


 


最终Isak决定去Even的家,尽管在此之前他从未见过Even的父母。在他敲了门之后,他的母亲却以Even暂不见客为由想要让他离开。


 


“您能不能告诉他我在这里?”他请求,言语中的担忧显露无遗,还夹杂着一丝焦虑。“如果是他让我走的话,我会接受并且马上离开。所以您可不可以通知他一声,求您了。”


 


她对眼前的这个年轻小伙上下打量了一番才从门边姗姗离开,到Isak知道的Even房间里去。他觉得时间走的很慢,慢到他开始惊慌起来,忍不住把虚掩着的门打开。终于她出来了,带着犹豫的神情。


 


“他的房间在左手边的第二个。”她说。Isak在经过她的时候连忙朝她点点头,抑制住自己想要跑到他房间的冲动。


 


他走进Even房间的第一感觉就是昏暗。上次他来这里的时候还是亮堂堂的,太阳透过窗户照射进来,让一切都变得明朗开来。可是如今窗帘被拉上,房间看上去比之前要小得多。他的目光被Even衣柜上粘着的画吸引了一会儿。随后把视线移到了阁板上。


 


他透过木质夹板的小细缝看到了Even的双眼,突然他感觉自己的心跳变得有些吃力缓慢了。


 


“Halla。”他的嘴巴有些干燥,连字都不能完全正确地说出。发生了一些Even自己都没反应过来的糟糕的事——他静静地低头看着Isak。


 


Isak关上身后的门,朝前走了两步。现在他们离得近了一些,他能看清Even的脸庞。他全身被毛毯包裹着,只有一撮柔软的头发和苍白憔悴的神情暴露在空气中。


 


Isak又往前走了两步来到阁楼。身高优势让他足以看到木质栏杆和Even的双眼。“我能上来吗?”他轻声问道。


 


在Even点头前,像是注视了Isak一个世纪那么久。


 


Isak脱掉鞋子,爬上楼梯,看着Even朝后挪了挪位置贴到了墙边。因为是单人床的缘故没有太大的地方,所以Isak把自己放进Even为他留出的空间。


 


他们没有相互触碰,但他们共享了一个枕头。Isak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开诚布公过。


 


“你觉得怎么样?”他用近乎耳语的音量问道。眼下不适合任何高分贝的声音出现。


 


“我不知道。”Even过了一会回答,长时间不开口发声有点困难。


 


Isak叹了口气,尝试性地伸出一只手抚上Even的下颚。“对不起。”


 


Even的眉毛非常轻微地皱了一下,这是Isak进门以来看到第一个反应。“为什么?”


 


“为我那天在储物室里说出的话道歉。”他把话摊开,喉结上下浮动,他逼迫自己要继续说下去因为Even的表情开始变化了。“我从来都没有那个意思——我不是说我们会那样。”


 


“那样我一点也不会开心,”他继续道,“但是和我妈妈的话有些,真的有些困难。将来有一天我会全部都告诉你。如果你想听的话。在我搬出来之前事情就已经糟糕透顶了。所以我当时说出来的话只是想……表达我剩余的愤怒。”


 


Even透过双眼凝视着他,Isak觉得他可以把手放到Even的头发上了。“我很难过让你认为你不能告诉我真相。”


 


Even低下眼帘又重新把视线回到Isak身上。“是不是Sonja告诉你的?”


 


Isak点点头,拇指扫过Even的下颚线与脖颈的交界处。“你会解释给我听吗?”


 


Isak捕捉到Even动了动喉咙。现在他只想紧紧地把他拉在身边。于是他伸手将他拉入怀中。眼前脆弱无助的Even一点也不像他熟悉的Even。但是没关系,他可以等,因为任何急躁的动作都会使Even更加支离破碎。


 


“爱人好累。”Even咕哝了一声。Isak一听到这几个字,心一下子就被抽紧了。


 


他往前挪了下身体让他们的额头靠在一起,手指温柔地伸进他的头发来安抚他。“不管怎样让我来试一试吧。”


 


Even动了一下,微微抬起身,比先前更亲昵地依偎在Isak的胸前,把自己的脸埋进他的颈窝,一只手从毛毯下面伸出来攀上Isak的腰际。他的手揪紧Isak的连衣衫,紧到Isak确信他肯定是觉得自己会消失。


 


“没事了。”他亲吻Even的头发安慰。他的一只手轻轻拍了拍Even的背,随后回到Even后颈。


 


他静静地听着Even的倾诉。他断断续续地说着。讲到他因为被诊断出病情而必须停课后特别想念学校的时光,讲到他换学校的原因,讲到Sonja,起初她无微不至地照顾精神紊乱的他让他错误地以为她是自己的命中之人,后来才发现比起女朋友的角色,她更像是他的保姆。说话的过程中会出现长时间的停顿,有时他的声音会颤抖。不过Isak并没有打断他,耐心地听他把话说完。


 


“我很抱歉。”Even沉默了一会说道。


 


Isak皱了皱眉,手停在原先梳理Even头发的地方。“因为什么?”


 


“现在不是你想要的结果。”Even轻轻说道,近乎不可闻的声音从贴在Isak肩膀上的嘴巴里传出来。


 


“我就是想要你。”Isak反驳道。往后靠了靠,身体向下移动到两人同一视线。


 


Even好像不敢期待Isak说出真话似的看着他。所以他上前在Even的额头留下一吻。


 


“我能不能和你在这里待一会?”听上去有些似曾相识。几周前Even在Isak的房间问过相同的问题。但这次他没有说永远,因为这对于Even来说要求太高了。他觉得如果可以这样待一会就足够了。


 


Even点了点头,鼻子随意又亲昵地擦过Isak的鼻子。这动作如此熟悉自然,让长舒一口气的Isak忍不住想流泪。他们会好起来的,以后也会好好地活下去,一切都会好转起来的。


 


“能帮我入睡吗?”Even轻轻地问道。


 


Isak点头,挪动他的后背,让Even的头靠在他的胸前。Even转动身体拉出毛毯盖在两人的身上,左手覆在Isak的手上。


 


当Even调整好毯子重新回到他的胸膛前,Isak十指紧扣地拉着他。过了一会终于听到Even的平稳的呼吸声,他靠在Isak身上的部分变得有点重。


 


他不知道其他时空里的Isak和Even们过得怎么样。但至少在这个时空,他们都安然入睡了。


 


-未完待续-



【授翻/SKAM】无题系列之秀恩爱这件小事

REDforall:

作者:shadeandadidas


翻译:REDforall


Isak不喜欢秀恩爱。


 


或者说是他和女孩一起的时候不喜欢,因为这样就感觉是在显示他有多直?不过和男孩们就不同了。


 


特别是和Even。


 


但是在某种程度上也可以说一样,因为Isak会想找个没人看见的地方亲吻拉手或者耳语。如果不这样,别人可能会觉得奇怪。不正常?


 


所以Isak几周以来都避免在公开场合和Even有肢体接触,他的眼睛总是会搜寻并锁定Even的身影。每当Even靠近的时候,他就会不自觉地从脖子一直红到耳朵根。保持距离很难,也很累。但他不希望让任何人不舒服。


 


不过这些思想在Even看来全部都是胡思乱想。


 


“如果我握住你的手,也没人会觉得那是爱情的火焰在燃烧。”Even说,他抿了一小口咖啡扯出一个微笑。


 


当他们从咖啡店里出来回Isak住的公寓时,Isak用了平时两倍的走路速度跟上他,然后满脸疑惑地看着Even。“什么?”


 


“每次我的手碰到你的时候你都会往后缩。”Even故意用几根手指拉住Isak的,果然他的手往后退了退。


 


“我没有——”Isak叹道,“我没意识到我这么做了。”


 


“嗯。”Even又喝了一口,拉开了自己与Isak的距离。


 


这样应该会让他感觉好点。事实上正相反,Isak此刻的胃部隐隐抽痛起来。这种无助的窘境对他来说有些难以承受。


 


但是他什么也没有讲。回到公寓,关上房门的那一刻Isak马上跪到Even面前努力让他的心灵从刚刚的不愉快中解脱出来。


 


Even也没有反抗,可能是Isak成功了吧。


---


Even的那些话语一直在他脑海中萦绕。


 


晚上他闭上双眼,尽力让自己从那些思想中摆脱出来,蜷曲着靠近Even温暖的身躯。早晨他睁开眼与Even亲吻,看着Even的浅笑,仿佛这一切是世界上最自然俗成的事了。


 


对他而言这是一桩大事。没有什么能比和Even在一起来得更正确了。吻上Even这个举动一点也不会奇怪有错或者僵硬。


 


他妈的有点像是他那几个朋友和喜欢的人做(删)爱(删)做的事时所表现得那么自然流畅。


 


Jonas当时可是花了一整个学期迷恋着Eva,他们几乎每分每秒缠在一起,即使有朋友在场,甚至还会有各种身体上的接触。鬼才知道这有什么不同?如果Isak的手拂过Even的脸,伸进他的头发里或者把自己倚在Even的身上的话,又不会着火。


 


所以Isak决定尝试去做一些亲密的举动。


 


当他们从食品店里出来Even的手漫不经心地搭在他的臀部时,Isak强迫自己放松下来。而在Even的手刷过他的手指时他也没有退缩,十指紧紧相扣。


 


不过真正的考验还是在周五的晚上。


 


那天,Isak一组的男性朋友和Noora一组的女性朋友全部都到场了。里面还有数不清的叫不出名字的身体在相互摩擦相互亲吻相互喝酒。


 


他看到自己的男朋友和Jonas,Mahdi和Magnus围成圈的聊天时,Isak只想说去他妈的,不管了。另一边Vilde,Eva还有其他女孩也都开始了她们的冒险之旅。


 


他站起来走到Even的身边,碰了碰他的肩膀。Even皱着眉低头往下瞥了眼。就在Isak的手流连于他的胸膛之时另一只手被更大的力道握紧。


 


这一刻世界还在他妈的旋转。


 


注意到这两人的男孩女孩都不带任何恶意地笑了,没有人出言不逊,没有人说奇怪的话。顺从身体的感觉,在Even的脖颈印上轻轻一吻,他做到了。顺从身体的感觉,他转动身体让Even握住他的手腕,脸贴着自己,他做到了。


 


之后,他们都喝了很多酒。顺从身体的感觉,靠在墙上相互调起情来,就在他们的朋友们视野所及的范围内,就在被起哄声和欢呼声包围的人群中,他做到了。


 


他发现没有一个人会他妈的突然着火。


-完-


译:恭喜Isak又攻克了一个难关!小天使放心,fff团不烧真爱,特别是你们这样的,更加会重点保护起来


大家元旦快乐!


——分界线——


【剧透】一段错误号码引发的姻缘相会(11)


作者今天更新了!


他们依旧没见面……


继续周四的对话





下午五点半左右


Even以去sister家参加生日聚会为由拒绝了Isak第十话结尾处的请求。


Isak把Even的存在告诉了Magnus,Even知道了以后使出了秘技【一本正经胡说八道】


Magnus和Sonja是双胞胎,自己15岁和M接吻,他们两个交往了几个月然后M提出了分手。Even黯然神伤,他的初恋就这样终结了。S在Even正处于情感脆弱的时候帮助了他很多,然后他们在一起了。


Isak一脸wtf,然后深信不疑。


Even还补充M会去找Isak是因为M还忘不了他,前面自己和他姐姐S在一起的时候就会继续和Even眉来眼去,想向S证明自己需要M。所以他听到Isak告诉M的时候很难过。


两人就M如何知道他们聊天展开了一系列的推理得出是Vilde告诉的M。


谈到Isak的理想型,完全就是Even的模样。


Isak问了M,M表示他们没做过什么让他嫉妒的事。


Even生硬地转移话题问他聚会穿什么,Isak帮他热情地征询了Jonas和Eskild的意见。


晚上十点多


Isak发现Even去聚会是假的,他理解Even如果不愿意让他去他就不去。


Isak向Even表白。


Even惯例失踪。


最后Isak的留言:x

【授翻/SKAM】今夜你没有放开我

REDforall:

原标题:don't you let me go tonight


来自:SKAM


配对:Even Bech Næsheim/Isak Valtersen


分级:适宜18岁以上人群阅读


警告:无


作者:DarkBeauty_890


翻译:REDforall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652682


授权截图:





正文






【译】温柔以待 01

REDforall:

原标题:soft


作者:ramis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579590




译:今天凌晨发的这篇,以为把敏感词用横线隔开就行,没想到还是被lofter屏/蔽了。


另外凌晨看过人已经把刀片寄过来了,不过请组织放心食用,这篇文章的基调就是温馨中有股淡淡的忧郁在里面。




【授翻】黄色窗帘(一)

REDforall:

原标题:yellow curtains


来自:SKAM


配对:Even Bech N/æsheim/Isak Valtersen


分级:适宜13岁以上人群阅读


警告:无


作者:daggertattoos


翻译:REDforall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597194


授权截图:





 


梗概:Isak醒来注意的第一件事就是窗帘。黄色的窗帘。


是啊,在Isak来之前他就知道有这样的窗帘。而在某一刻他醒来的时候,颜色又变了。白色的窗帘,以及身边没有那个人。


或许之前醒来的Isak是在另一个平行世界里,他看到的窗帘是黄色的,世间万物都是美好的。




译:这是作者第一次写同人,潜力巨大。故事属于旧梗新用,而且用的很巧妙。题材角度是平行时空,但又不仅仅是到另一个新的时空,后面似乎还是会回到原本的世界,具体怎样估计要等到故事发生到后半段才能揭晓。心急的小伙伴可以去看已经完结的原文,更有味道哦~可以的话请给作者一个kudos ^^ 另外结局是HE~


 







我可以和你永远待在这里吗?我可以吗?


可以。


 


Iska醒过来注意的第一件事就是那些窗帘。它们是黄色的。这有点奇怪,因为据他所知他的窗帘应该是白色的。除非有人在他熟睡的时候进来调换了窗帘。还有一个可能是,这里不是他的房间。但是除了窗帘,他的海报正贴在墙上,他的书本堆放在课桌上,他的衣服散落在地板上,他的床单盖在床上。噢,还有一个人睡在他旁边,手臂搁在他光裸的腰上,耳边是轻柔的呼吸声,熟悉的气息环绕着他们。突然,他转过身低头——


 


Even。是他的Even。


 


Isak理了理思路,他敢肯定他是住在这里。但在某一刻他醒来的时候颜色又变了。窗帘是白色的,身边也没有人。而他孤身一人正是因为Even已经离开了他,只留下一张纸片以及枕头上残留下的属于他的气味。可是现在,不知怎么地Isak又回到了这里,又回到这一刻。这次,他的身边还有Even。


Isak努力保持镇定,他怕自己一动,Even就会消散在稀薄的空气里,窗帘也会变成原来的白色。可是这次动的是Even,手臂紧紧箍住Isak的身体,他被吓得地叫出了声。糟糕,Even现在因为听见声音醒过来了,抱着Isak伸展了四肢。他的头凑过来用鼻子在   Isak的肩膀上蹭了蹭。然后睁开惺忪的双眼。


 


“早安,”用他那沙哑低沉的晨音说道。语气很温柔,而Isak在听到的同时几乎要控制不出地抽泣起来。


 


“早安,”他本来也想这样回答他,但是Even往后挪了一点的举动打断了他。Even此刻明亮的双眸扫视着Isak脸上每一寸肌肤。


 


“你还好吧?”他关心地问道。Isak所能做的就是点头。他害怕自己一开口,事情就会朝着糟糕的方向发展。


 


Even若有所思地“嗯”了一声,很明显不满意他的回答。“你现在这副表情不可能没事。”


 


“什么表情?”


 


Even模仿着Isak的表情,皱着眉头撅着嘴巴。“就是这个表情,”他取笑道。他的手伸向Isak的头,一边拇指抚平因皱眉而浮现印迹,一边轻声地笑着。然后在他刚刚按压的地方送上一吻。“你知道吗,如果你再这么做的话,皱纹就要找上你了。”


 


Isak讪讪一笑。他的心脏已经在胸腔里高速跳动了不止一百万次。但现在他仍旧不知道原因。可能是他自己,可能是Even让他内心焦虑不安,也可能是那个见鬼的精神疾病。这里的Even,在他床上的Even,坐在他身边的Even也许就在发病。Isak忍不住问道:“我以为你不会睡觉?”


 


Even上扬了一下眉毛,脸上露出了滑稽的表情。“为什么我不会睡觉?”


 


“因为……睡觉是……死亡的兄弟?”Isak犹豫不决地回答,每个字从他嘴里吐出来都是那么的艰难。


 


Even茫然地盯着他看,一脸搞笑的神情消失了。这一秒Isak忽然觉得是不是他要走了,是不是自己把事情搞砸了。但是Even又咯咯地笑起来,夸张地摇着头,问道:“你他妈的在讲什么,Lssy?这话也太抑郁消沉了吧,你不觉得吗?”


 


这不是你说的话吗。Isak想这样回答,可Even没给他机会。他跳下床——Isak的床——他的动作是如此的熟练自然,就好像以前早就做过了千百次。他在地板上随手拿了一件短袖套在自己的头上,然后朝门口走去,在他快要捏住门把手的时候。


 


“等一下!Even!”Isak慌乱地跳下床,他快步追上已经在半个门外的Even,拉住他的胳膊,试图把他拉回到房间里。“你他妈的想做什么?”


 


Even奇怪地看着他,眼睛在他和Isak的手臂上巡视了一遍。


 


“我要去刷牙啊?”


 


“为什么?”话一出口Isak就发觉这有多愚蠢,他恨不得打自己一巴掌。


 


还好Even只是笑了笑,从Isak的怀抱里抽出他的手臂,朝浴室走去,Isak紧随其后,两人挤在狭小的空间里。他关注着Even的一举一动,看着Even把牙膏挤在两个牙刷头上,蓝色的那个是他自己的,另一个他从来都没见过,不过估计是Even的,因为他看见Even把手上的牙刷塞进了嘴里,并且把另一个牙刷递给了他。好吧,这里为什么会有Even的牙刷?Isak靠在墙上,一边缓慢地刷着牙齿,一边好奇地看着他,脑子里一片混乱,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Even似乎注意他的不寻常。因为他一漱口就能瞥见Isak,他离开水池。“Isak?”


 


“嗯?”


 


“你在看我。”


 


Isak撅着嘴,走到水池前检查了下自己的嘴巴。“不,我没有,”他避开Even的眼睛,含着漱口水含糊地说道。


 


Even从后面靠近他,他的背贴着他的胸膛,他的下巴抵在Isak的肩膀上,他的双臂把Isak紧紧地围在身前。Isak意外地发现他们两人是如此地契合。“不对,你就是在看我,”他看着镜中Isak的眼睛说道。


 


“我……”剩下的话语淹没在了Even的亲吻当中,他一路顺着Isak的脖子啃咬着他的肌肤,一直描绘到他下巴优美的弧线。当他正想离开的时候,Even的手抚上他的脸,把他慢慢地转向自己。在Isak还不完全明白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时,Even就吻上了他。


 


他任由Even亲吻他,任由他的手揉他的头发,任由他把自己按在墙壁上。他就这么让Even随心所欲地吻着,直到他的膝盖快要支撑不住自己,直到他无法呼吸。他用力地推开Even,把手抵在他的胸膛拉开一点距离。Even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地笑着正要走开。


 


“对不起。”他在Isak的唇上啄了一下。“真的对不起。”他微笑着,又啄了一下,一下,再一下。


 


“Even,”Isak有些呜咽,但他什么话也没说,相反他努力地在脸上扯出一个笑容。Even嘟哝着细不可闻的抱歉,在他朝门外走去前偷了最后一个吻。Isak不知道他要去哪里。可实际上,那个方向可能只是厨房,还有会见到他的室友们。但是Isak此刻有些晕眩,根本没空去注意那些。他的后背依旧倚靠在墙上,缓慢地调整呼吸,唇上还留有Even的体温。


 


看啊,这好像是Even,味道一模一样,可这不是他。不可能是他。因为他的Even已经离他而去了。但是,这个Even又……不对。这太不可思议了。世界上只有一个Even。只有一个Isak。只有他妈的一种白色窗帘。他希望这些都不是真的。他走到水池前,盯着镜子里的自己,没错,这是他。这就是他,他的脸,他的身体,他的灵魂。可是除此之外,这里的一切都不属于他。这个时空也不是他的。


 


那么,这里究竟是谁的世界?


 


-未完待续-


 

【译】一段错误号码引发的姻缘相会(又名:发错号码找对人)一

REDforall:

梗概:Isak给Jonas发短信却意外地发送到了Even那里。


译:最近在b站上看到的电视剧,讲述青少年的青春罗曼史(想起了skin)。这篇文章的梗很萌就翻译了一下,作者还在更新中,争取可以跟上她的进度。


 


第一章


星期一21:19


Isak:快去喂Shezza!!!!!


未知号码:Shezza?


Isak:别装傻了,Jonas


未知号码:那不是我的名字。


Isak:他们叫你Stacey还是其他什么


未知号码:我喜欢你的幽默,但是,那真的不是我的名字。


Isak:额


Isak:Jonas?


未知号码:我叫Even。


Isak:啊?不是吧


Isak:你真的不是Jonas?


未知号码:对,我真的不是Jonas。


Isak:妈的


未知号码:你怎么会发给我?


Isak:我买了个新手机,里面没有联系人。


Isak:而且我认为我能背出Jonas的号码


未知号码:很显然你并没有。


Isak:算了


未知号码:为什么我还再给你发短信?


Isak:嗯


Isak:因为我很酷


 


星期一 23:47


Isak:你在生我的气吗???


未知号码:没有,为什么你会觉得我在生气?


Isak:因为你写了句号,也没再回复我


未知号码:我没有生气,只是忘记回复了,刚才在忙


未知号码:另外,如果你每句话都能首字母大写的话,我就会停止写句号。


Isak:不可能。


Isak:这句号他妈的会传染!!!


句号男:其实我之前也不用,只不过我不认识你,出于礼貌才会这么做的


Isak:谢谢你句号男


句号男:?


Isak:我手机里存的名字就是刚才那个称呼


Isak:但是我现在觉得应该叫你空心男


空心男:为什么你要存我的号码?而且凭什么认定我是个男的?


Isak:不知道


Isak:你说你叫Even,这应该是个男人的名字


空心男:我跟你说过我的名字?


Isak:嗯,对啊,你讲的


Isak:你翻到聊天开始那里


Isak:等等我找到了,发给你


Isak:<<空心男:“我叫Even。”21:21>>


空心男:是我写的。可怕


Isak:那我要把名字改成Even喽??


空心男:你就不该存我


Isak:这是礼貌!!!!!而且你没有首字母大写!!!!!


空心男:用这么多感叹号干什么?


空心男:我没。。。


Isak:现在你写了三个句号了,用这么多句号干什么,Even??


空心男:我得走了


Isak:哦,好的


Isak:以后再和你聊


Isak:?




-未完待续-




注:原文中句号男为“full stop guy”,空心男为“empty stop guy”。为了对应前后,原本是想翻成实心男,英文符号中的句号为实心,不过最后还是没改。